睡神字高中作文

发布:2020-02-20 字体:[]

理解了爱... --相关内容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看见了这样的有幅画面: 妈妈对小女儿说:"家里抽屉里的钱有没有拿?" 小女儿;"没有啊,我没有拿." 妈妈:"到底有没有拿,你没有拿家里的钱怎么没有了,你姐姐又不在家,谁会拿啊?" 小女儿:"没有拿就是没有拿!"小女儿这时都哭了. 妈妈:"那我搜,搜出来,别怪妈妈!" 小女儿留着泪:"搜啊,你搜啊." 家门口妈妈就把上三年级的小女儿的衣服搜了遍. 离开时,我只听见背后的哭声...... 虽然她家那么有钱,住的是别墅,开的是私家车,可又怎么样? 虽然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可是小康的日子也不错啊,至少爸爸妈妈让我的生活不比其他同龄人 差啊. 至少家里的钱我也知道放在哪里,存折的密码我也知道,因为妈妈说,我也是着个家的一份子,我们谁都不能离开谁. 看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我还蛮庆兴我没有生在大户人家,不住别墅...... 青春期的时候,总和他们吵,现在想想好傻~~~~~ 还好,爸爸妈妈不会记得这些,我会记得,不是因为他们说我的事,会记得当初自己的无知,所以.....现在我会很好的对爸爸妈妈,他们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人..... 上个星期,爸爸不小心摔了一跤,爸爸的同事告诉妈妈,爸爸身体有些不舒服,可怕妈妈担心又不全说出来,反而这样我们更担心,我和妈妈不知道给怎么办,一个劲的哭.....奶奶也听见了,穿了衣服上来问我们怎么回事.....因为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我们就流泪,不敢告诉爷爷,怕他受不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哭的人,在我眼里哭解决不了问题,可是那次我......妈妈比我哭得更厉害,可是她还必须再打电话问清情况....奶奶我知道她比我们更伤心,那是他的儿子啊,他已经失去了他的大儿子,她八十了,她受不了再失去一次的痛苦....她指望爸爸给她养老送终呢!蛮不住爷爷,爷爷念叨着他的二儿子.....那个晚上是我活19年最痛苦,最漫长的一个晚上.....所有的亲戚都打来电话问,有的大半夜也赶来了...... 第二天,我去了学校拿了些东西,同学们都安慰我,然后我和妈妈舅舅姨夫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漫长的路程........我不禁开始了瞎想:爸爸本来是想要个男孩子的,可是事与原违,生出来的是个女孩,加上妈妈是难产,从小我就多病,所以家里的人对我特好,爸爸没有因为我是个女孩而不喜欢我,反而更加的疼我,妈妈说,生我的时候,她流很多血,差点两个都没命了,我生下来就是和没有呼吸的孩子,输了两个氧气才有了呼吸,头上还有个很大的包,生我那天,家里人的心全是提着的,奶奶一夜没有睡给我扇了一夜的扇子,外婆一夜没有睡服侍了妈妈一夜....五岁前医生是天天往家里跑,爸爸甚至想改行做医生了....没有办法,只能帮我认了个干娘干爹,真的很神,五岁以后我就很少生病了.....干娘
详情
华夏之梦 --相关内容
华夏之梦 江苏省六合高级中学 班级:高二(13) 姓名:胡朝雨 指导老师:王静 一 黄河之源 长江之源 砾石聚敛了他张狂的本性 土地屏住了他粗重的喘息 苍穹之上 宇宙之上 风愈发颤栗 光愈发虔诚 万物的生息不再随时光流转 一切归于平静 一切走向庄肃 一切面朝等待 匍匐 匍匐! 众神之神匍匐在一声婴孩的啼哭之下 一声婴孩的啼哭 如一只利箭 刺穿这世界死一般的寂静 击碎这宇宙炼狱般的枷锁 生命之泉 从黄河之源 从长江之源 喷薄而出 要裹挟了那亿万年之久的沉寂 向那嘹亮的啼哭声所发出的方向进发! 二 一个婴孩做着美梦 微笑的脸颊上还挂着未干涸的泪滴 她的双眸轻闭 睫毛如彩翼翕动 她的胸腔微微起伏 轻柔的呼吸如丝绸般温软 生灵们一路疾驰一路狂欢 肆意的享受婴儿所赋予的力量和自由 他们迫不及待的要去膜拜这婴孩 去膜拜他们的比重神还要神圣的神邸 可忽而 他们忽而安静了 安静地如同那枷锁打破之前的画面 他们奋力向天空挥舞的指掌刹时凝滞了 他们激旋的舞步瞬间停驻了 他们前所未有的统一了动作 在看到婴孩安静的睡颜时刹时噤了声 他们安静了 再一次屏住了呼吸 他们悄悄收回了指掌 如大理石般再一次如沉睡般立在这 无边的宇宙尽头 可这一次 他们眼中熠熠的神采 却照亮了整个天地 生命之泉从他们脚下流过 轻轻收好每一个生灵的心声 汩汩流向婴孩娇小的身躯 它轻轻将万物的心声放在她的耳边 华夏 华夏 华夏 三 华夏 呼唤如呢喃 呢喃复潺潺 她在微笑 在呼唤中张开那双纯净的眼眸 她咯咯的笑出声来 望住那一双双渴望的眼睛 四 华夏 她望向声音的方向眨了眨眼 华夏你醒了吗 她的双目又寻向了另一声音的发出地 华夏你的梦里是什么 她咯咯的笑出声来 生灵沸腾! 他们紧紧地望着那个小小的身躯 轻柔又急切地追寻着那神采的方向 他们请求生命之泉融入自己 好用尽自己的一切去爱护 这比神邸更美的婴孩 好用去自己的一切时间 沉浸在她黑色的双眸里 陶醉在她天籁般的笑声中 五 华夏,华夏 婴孩又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女童 缠着生命之泉 要听它讲述黄帝与蚩尤的故事 华夏,华夏 女童已变成一个撒娇的女孩 拉着生命之泉 要它教她写得一手好书法 华夏,华夏 女孩倾听着黄帝和蚩尤的故事 饮着古老神话的甘饴 渐渐成长 华夏,华夏 丝竹声中 一位少女翩翩 莺喉歌宫商 袖舞舞千行 华夏,华夏 生灵在侧 衍生不熄
详情
不是我的童年 --相关内容
莫拉克的凉爽如它带来的积水瞬间褪去。我在没城市的灼热和没乡村的绿茵的小镇上不寒不热。人生实在堵得慌,我需要到平静的地方寻找平静。 我又见到了奶奶爷爷弟弟和小堂妹。小堂妹的病已无恙清瘦了一些声音干哑。弟弟活蹦乱跳他是无法创造的永动机。奶奶的热情一成不变她的身子永远在厨房里忙碌,爷爷总是在我的呼唤中疑惑似的回应我好似他是可以在任意情况下熟睡或是醒来。夏天,爷爷在屋里的石地上光着膀子侧躺着有时候他会把弟弟的足球当枕头。天花板上的电扇慢慢摇地上的爷爷香香睡。弟弟和妹妹在爷爷身边嬉闹经常爬到爷爷的厚厚的脂肪背上踩稳稳地又爬到了饭桌上。小时候的我和妹也经常这样玩。那时候妈妈总说小心而爷爷总是乐呵着说我们正在给他按摩呢!爷爷的头发真的花白可他的背似乎还没有老去。 窗户上的帘子偶尔被风吹开透过一条条光路,院子里的水台里滴嗒水流缓而持续锲而不舍各种的植物茂盛亮绿逼出生息。院里的檐角的一堆泥土里无意生出可爱的无名草。还有一边废置的廉价花瓶依旧居留此处。曾祖母的捡来的小黄猫突然从山丛中越出来喵喵叫着扭捏的走着诉说着炎热和庸懒。它又飞快的走了留下长长的喵音让人发闷。我向来对动物不动心。曾祖母总是对猫碎碎骂着可她需要它,或许它也是。曾祖母待我好可我对她并没有什么感情多数是敷衍尽表面的孝道。她常常问我同样的问题一字不差但我总想变着法子讲出不同的答案来。她有时回忆自己的老伴咽咽小泣,老旧的藤椅支支呀呀唱起歌声音和她一样孤独。我想嘲笑她现在的人生她不该提起只属于他们的美丽在我听来顶多是老者无力的诉苦。毕竟她活的时间真的有些幸运的长。而我一直在老,她已老不掉。我总是匆匆离开那间阴沉的屋。 奶奶家溢飘着熟悉的药味。奶奶在熬鸭汤。从小到大它的气味就和难喝的中药一样难闻。很想大碗的鸭汤上浮起一层不薄的油汤很浓郁加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补品,望而欲闭眼。不过鸭肉我可是喜欢吃的。我企求多吃鸭肉少喝汤。可现在的我对这鸭汤却没有往常的厌恶反而感到十分怀念和温馨。我喝了一大碗另外咬了个鸡腿,吃的时候很慢这并不是我平时的吃相此时的我真的在享受它。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心情如此温柔呢?喝汤。奶奶说你可以不吃鸭肉只喝汤这精华可都在汤里呢。前几天某老农干活累倒家中喝了碗鸭汤就又下地干活啦!神啦! 可现在的我对这鸭汤却没有往常的厌恶反而感到十分怀念和温馨。我喝了一大碗另外咬了个鸡腿,吃的时候很慢这并不是我平时的吃相此时的我真的在享受它。怎么突然
详情
梦里不知从何去 --相关内容
蛡 yi 蜂窝, xu 虫名, 虫飞. ─── 引子 “梦里懵腾说年华,莺莺燕燕已天涯。蕉中覆处应无鹿,汉上从来不见花。 今古事,古今嗟,西湖流水响琵琶,铜驼烟雨栖芳客,休向江南问故家。” 吮吸着手中的花茶,涩涩的带着淡淡的花香,飘散在雨季的夜空。雨,一直在下,一丝丝一缕缕的怅然,无力地滴落下来,吧嗒。月光下,火车的把手闪着寒光,眉头霎时一凉。明晃晃的灯已熄灭,毫无征兆。上铺,仰望,只有浓密的无法淡化开去的黑暗。空调的寒气游丝般渗入毛孔。 叶蛡耳上的mp4中传来故乡电台主持人嘶哑讲述的白烂的烂情故事。又突地传来几句广告“97.7给你新天地”。随后在嘈杂的声响中断开,似乎出了服务区。拔下耳机。黑暗中似乎有人翻了个身,接着是平稳的呼吸声。叶蛡在黑暗中中瞪大双眼,有些酸涩。轻轻滑落,坐在松软的椅面上,转向那沉沉的夜幕。 落拓的公路上偶尔有汽车驶掠过。柔和温润的灯光洞开四月的雨幕。时移物换,流年暗惜。轰鸣声中火车变得迟缓。栋栋低矮的房屋参差交错。眩晕,雍容的光华中,站牌上古朴的“南昌”渐性渐远,仅仅是一个蒙尘的小牌,便标志着一个城市的存在。更多的,是名字也无从知晓的地方远逝,归于淡漠。叶蛡低下头,地毯的纹路中嵌着几根烟头,如同火花燃尽后的粉尘,骄傲地展示自己的伤口。火车突然摇曳,眼前的景象晃动。抬头,车厢尽头荧光灯的刺痛,让人刹那间想落泪。辗转交织冰凉与心底的燥热。 窗外隐隐有波光闪动。叶蛡感到水域的开阔,黑漆漆地见不到尽头。长江。空气中如此熟悉的潮湿的气息。但是,惟有逃避。终于,出现黑压压的树木以及小半块青灰色的天空。星光仿佛也被吞噬了,冥冥沉沉。窗外起伏的黑影滑动着瞬息间渲染开去,带着几分粘稠,几分被颠覆后的无奈。如胶。 心地尘封的一隅霎时浮现,不明亮不隐晦也不使人迷茫。那如瀑的长发以及带着黑夜灵性的双眸。杨伊萦。叶蛡叨念着。试图遗忘的岁月无法磨洗,如磐石般越发地菱角丰满,扎得他直想落泪。 伊萦伊萦。 “迷蝶无踪晓梦沉,寒香沉闭小庭心。欲知湖上春多少,但看楼前柳浅深。 愁自遣,酒孤斟。一帘芳景燕同吟。杏花宜带斜阳看,几阵东风晚又阴。” 又是那个女子。带着几分粘稠,几分被颠覆后的无奈。永远高昂着头,心底的伤口深深掩埋,嚣张着几分暴戾,最后被自己驯服。叶蛡清楚地看到,她那透明的伤口迷离着继而步于恍惚。最后沉淀无法搅动的尘嚣。伊萦伊萦。她如同,渐行渐远的安城,陌生得如同隔世的梦,连同十四年的岁月葬在自己的心中。孩子的誓
详情
opyright © 2015 - 2019 文章语言知识网
入团申请书格式范文,如何写入团申请书范文,入团申请书内容